i

      <kbd id='fqJCRrZgv'></kbd><address id='hy1MgN6rx'><style id='BBX6Lw8ck'></style></address><button id='7Q3o9rHWN'></button>

          新伟德

          2018-02-23 来源:腐竹小说网站

          我成了第一个解脱的人,踏步走向了前方的真龙骨,就如獬豸少年说的一样,我通过了劫数的考验,四周虽然还有不少凶兽,但没有一头来主动触犯我。

          “轰轰轰~~~!”

          没有惊动他们,甚至连那几个实力恐怖的老者都没有感应到我的气息,虚灵界十分神奇。

          “你这是在强人所难。”

          我挥动战矛飞速扫荡,空中矛影重重,破灭一切。

          我无语道:“第八层修炼需要寻找一个火劲十足的地方,你们知道哪里有这种好去处吗?莫非我要生火来烤自己修炼……”

          “为什么?”

          “哧~~~”

          “哗!”

          “这小子敢杀我羽族的天才,给我上,宰掉他!”

          “嘭——”

          一路缓缓回城,童濯提着赤焰斧与我并肩走在大荒中,一双虎目看着群山的起伏不绝,道:“大荒里毕竟是太荒芜了,城池也就只有一座郡国王城罢了,我查看过一些古城旧址,只剩下一堆破碎的石头了,这样下去想要完全掌控古郡国还是太难了。”

          这竟是一群雪麒麟!

          但就在众人接近武平尸身的那一刻,这位中古时代的战神猛然睁开双眸,瞳孔如血,铁拳横起,对着众人便是一拳!

          “嗯,怎么样?”我笑问。

          “是。”

          “好极了。”女帝站起身,庆典上的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随后天心女帝说道:“刚刚得到新消息,紫易剑尊的得意弟子步亦轩已经归来,并且已经成为一位中期封号剑圣,所以,今天一共有三位年轻的剑圣接受称号!”

          一缕苍白之色爬上我的发丝,转眼之间头发与眉毛沦为霜染一般的银色,在风中轻轻摇摆不定,甚至就连瞳孔之中也充满了苍白,无尽的力量从体内迸发开来,仿佛白色火焰一般无可抵挡,月刃剧烈颤抖起来,整个人的气势脱胎换骨,苍白杀意无声蔓延。

          “怎么,上界主宰还有话说?”女山笑问。

          “是!”

          当我们一行人来到十五层星窟入口前方时,似乎有一道气息正在感知着我们,紧接着界壁上的铭纹就开始一一呈现起来,一扇圆形大门正在缓缓开启,而就在开启的那一刻,我们都惊呆了,眼前一片火焰世界,整个十五层星窟似乎都在燃烧,所有的岩石都被烧得一片通红,而且从火焰规则存在的年代判断,这场火似乎已经持续数万年了。

          她瞪着我,嗔笑一声道:“我下去了,你帮我护法。”

          吃下两枚混天果和一枚吞云果,一时间灵性精华在体表形成了一道七彩迷雾缭绕,精华渗入血肉之中,开始修复被创伤的肉身,但凡上等灵果,都号称生死人肉白骨,顾名思义,就算是人死了,也能起死回生,就算是只剩下一根白骨,也能长出肉来,虽然夸张,但药效确实惊人,不足一炷香的时间,我的伤口开始变得酥痒,血肉缓缓恢复。

          “噗……”

          “嗯!”

          苏颜接过了护城神阵,对我的实力信心十足,道:“这老家伙出手狠辣无情,你也不必留情,有机会杀他就尽管动手,他们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二十多年前龙灵联邦有一个名叫苏允的武神进入大黄中修炼,杳无音讯多年,原来是被这老家伙杀死的。”

          铁锅里,熬煮着山猪肉、熊掌和一部分龙灵鲤的鱼肉,我想尽快的把战伐诀修炼到迅雷劲的巅峰,这样才能增强自己的“硬实力”,自从上次见识过宇文清的凌厉剑法之后我就明白了,战伐诀必须修炼下去,否则很难抵挡得住这个人的进攻。

          “没有,炼化一个圣元石足够消化十天半个月的,哪儿有那么快就用完,只是圣元石在上界属于至宝,五百颗啊,足够买下一个中等的门阀了,我觉得张衡、黎定渝都是暗藏祸心的小人,打一个是打,打两个也是打,不如顺手捞一笔。”

          荒古圣殿传人抬手就是一剑,剑芒轰鸣着划过了虚空,这一剑与当初一剑斩空术倒是有几分相似,只是剑道规则更加深厚,剑意强度也递增了数十倍之多,一剑震荡虚空,以至于嘲风少年只得向后一跃,整个身躯化为一抹轻烟飘向了远方。

          ……

          次日,参赛者少了许多,但观众却更多,来自于五湖四海的观战者越来越多,第一天只是预选,没什么好看的,但接下来将都是少年人王之间的争斗,将会有许多看点,许多来自各地门阀的宗老也出现了,想要为各自的门庭挑选拉拢新秀人杰。

          步璇音则继续道:“那就这样处理吧,宋骞、赵昊降级为候补生,等待试炼评估合格之后再转正,步亦轩降级为预备候补生!”

          唐阙然、澹台瑶一起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我不禁哈哈大笑,纵身后退,手掌张开,空中霞光万丈,低吼道:“来啊,让我看看叛徒出卖气节换来的宝物到底有多厉害!”

          “再会。”

          我沉吟思索:“你是青神后裔,又名一丈青,叫小丈?或者……你变化兽形的时候毛发那么多,就叫毛毛好了。”

          “好了。”

          苏颜也笑了,梨涡诱人,道:“大笨蛋,这算是什么机缘,等一会你看到真正的机缘时可别惊掉了下巴哦……”

          “嘶嘶……”

          “你……步亦轩?!”

          责编:

          相关新闻

          • 2012年09月12日
          • 2008年12月23日
          • 2011年11月09日
          • 2012年06月08日
          • 2013年08月03日
          • 2017年04月08日
          • 2009年11月19日
          • 2006年12月03日

          热点推荐

          • 2012年05月08日
          • 2005年03月03日
          • 2017年03月08日
          • 2013年06月16日
          • 2011年11月02日
          • 2013年11月13日
          • 2010年08月09日

          热点关注

          • 2006年01月28日
          • 2010年09月07日
          • 2005年03月03日
          • 2008年04月21日
          • 2009年12月17日
          • 2008年11月28日
          • 2005年07月15日

          视频新闻

          • 2017年10月26日
          • 2013年08月15日
          • 2013年07月08日
          1. 2012年12月03日
          2. 2007年01月10日

          热点排行

          1. 2014年10月13日
          2. 2005年07月26日
          3. 2009年05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