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赫塔菲

企业对话政府:三大问题阻碍机床行业前行

阅读:

在2月23日召开的机床工具行业自主创新专题研讨会上, 来自全国各地的13家龙头企业的代表、科技部的领导以及协会代表坐 在一起,对掣肘目前行业发展的三大问题进行了解析,并对我国机床 行业今后的发展提出了建议。本刊选取了部分人员的精彩发言与大家 一起分享。

问题一

  产学研流于形式技术与产业脱节

  集中反映:在创新的时候只注重研究高尖端技术,没有将技术转 化为实实在在的生产力,技术与产业化脱节无形中造成了大量的浪费。 关锡友(沈阳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产学研合作方式 单一。主要以项目合作为主,缺乏连续性、稳定性和战略性的组织和 研究机构。我总觉得沈阳机床的创新工作有点势单力薄,主要有两方 面障碍:一是应用性的研发比较薄弱,缺乏体系性的建设;二是社会 化的研发力量比较分散。现在我们企业都自己分头去做,谁都突破不 了,希望我们行业能够联合起来,共同突破一个技术。 我认为企业在研发产品的过程中,不能光在乎单一产品是否成功, 在产品开发的过程中,它会诞生一些机会,从而会繁衍到其他产品上 去,能够整体提升产业水平和创新能力。这就要看我们如何面对失败 的问题,在研发过程中出现失败是肯定的,我们要允许失败。此外, 研究机构和企业需要找到良好的利益契合点,双方要建立长期稳定的 合作关系,而不仅仅是“一锤子买卖”,某些共性、关键技术的研究 需要长期关注,还要经得起失败。 陈吉红(武汉华中数控集团董事长):现在有一种说法:如果你 的产品技术领先于市场一步,你就是先进,如果领先三步就是先烈了。 这反映的问题是让技术如何贴近市场,技术怎么从学校到企业。 可以看出,我国的创新没有与市场接轨,产学研结合缺乏有效的 约束机制和评价体系。一个现象是目前很多成果鉴定会都变成了成果 追悼会,没有在市场中显示作用。我个人认为,造成这样的状况与我 国教育和科技的评价体系有很大的关系。现在国家提出来以企业为主 体的科技创新体系,这个提法非常好,但是如何把“以企业为主导” 的科技体系引申到学校的评价体系上,这需要体制上的保障。现在科 学研究与市场需求、科技成果与产品脱节了,而实际上科技成果转化 的最根本的核心是与市场接轨的过程。 我建议,我国的创新还需要市场策略创新,要利用好产学研很多 特殊的共性技术。比如日本机床行业的发展,每一个数控系统都有自 己的品牌,但是它并不是自己做的,可能拿西门子、法那克的平台做 二次开发,最后形成独特的性能。我希望我们行业的企业也可以尝试 一下这方面的工作,加入产学研联盟、集团区域性协会,共同攻克这 些共性技术的难关。 于德海(大连光洋科技工程公司总经理):大连光洋早些时候跟 清华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都建立了联合实验室,几乎每年都有新的 课题,同时都有具体的合同,合同里就拟订了研究的内容、工作的计 划之知识产权的归属、成果的归属。整个项目的管理都是在公司体系 下进行统一管理,可以在不同的地方做出项目,但是必须在同一个管 理平台下进行。 吴柏林(中国机床工业协会总干事长):目前中国机床工业协会 正在协助科技部、发改委制订重大科技专项实施方案,我一直倡导以 企业需求为导向、发展功能部件为基础的研究。目前国内高档数控机 床的97%是进口,所以企业要搞好高档机床研发,首先要考虑用户的 需求,不盲目跟从国际技术,以自身需求为主。此外,我认为创新技 术如果不能集中在我们国防建设和国民经济重要项目急需上,就不能 有一个突破口,没有方向的进行研究、创新会浪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问题二

  缺乏政府有效的指导与组织

  集中反映:政府在国家创新中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应该为企 业搭建一个什么样的平台;国家过于信任市场机制,缺乏有效的指导 和组织,国家政策和财政支持的力度不够等。 梅永红(政策体改司司长):机床行业能发展到今天很不容易。 从企业的反映来看,机床行业方面的政策确实存在太多的缺失。比如, 进口国外的机床可以免税,国内的机床企业买零部件就要交高额的税, 国外来我国装配,可以享受我们的税率,我国产品的平均税率比进口 产品高一倍,这样的话,我们就处于劣势。 中国政府在共性技术的支持上责无旁贷,如果把这样的问题交给 市场去做,既不符合经济发展规律,也不符合现实的发展规律。德国 1万多人的研究机构,有50%的经费是由政府提供,日本、韩国和中国 台湾也都是这样。我们没有理由不做这些支持,但是现在这方面的支 持还不够。首先是政府的缺位。目前科技部在做调研工作,计划拟订 产业技术政策,其中包括鼓励发展什么技术,限制什么技术,鼓励进 行什么样的技术贸易,同时限制什么样的技术贸易,如何为企业的技 术搭建起一个平台,这些工作现在都在紧张的研究当中,不久我们会 拿出一个方案。其次,我们现在正在联合国资委做一个创新技术工程, 比如,开辟创新试点企业,打造创新企业500强等。 此外,还会将产业联盟作为发展的一种新形态,还将对形态做更 多的思考。比如,企业要创新,跟有关的机构,如国资委、开发银行 如何进行合作。总之,政府的工作不仅仅是去支持某个项目,更多的 是从制度、平台、政策上去支持。而且政府跟大家的利益是绑在一起 的,愿意为大家做更多的支持和服务。 曹健林(科技部副部长):单靠企业解决不了重大技术研发的问 题,还需要国家主导市场,而国家过于信任市场机制,企业缺少指导, 同时鼓励企业自主创新的资金也没有完全到位。现在的问题是采取什 么样的方式来解决或者什么样的组织方式和模式、机制来指导企业。 科技部高新技术以及高新技术改造产业今年工作重点有所变化, 主要为“四个方面,两个改变”。其中,两个改变:一是要从抓项目 转向抓能力的提高,关注国家在相关领域和行业中的地位。二是从关 注提升企业的能力转向提升行业的整体创新能力。 关锡友:政府缺乏对创新体系强有力的政策支持。我个人认为只 要是国家倡导的项目,就必须允许失败。都知道失败是成功的基础, 如果没有失败做基础的话,这种长期的研究不可能实现。沈阳机床在 产品研究过程中就失败的多,成功的少。此外,我感觉我们现在创新 的观念还比较陈旧。沈阳机床在德国有一个研发小组搞产品共性研究, 遵从欧洲协同创新理念,但国内很多企业是自己弄自己的,有很多重 复的工作。 曾铁军(天水星火机床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如果把技术比喻 成一棵大树的话,数控技术属于树干。我建议,政府出面建立一个自 主创新的机构。国家提供战略性的资金,拨给省,然后由行业协会出 面,成立一个机构,把这些钱分配给各企业和研发部门,但是研发出 来的技术由联盟共享。 姚俊(上海机床厂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上海机床厂在计划经济 的时候,曾经拿出70多个品种无偿的转给各个厂家,而现在在市场经 济情况下,我们不可能做这个事情,这需要政府部门牵头来做,把企 业所具有的成果共享。比如,沈阳电机成立了工程中心,是否能与其 他企业享用;像湖南大学自己有一个工厂和公司,能够将成果拿出来 一起分享,我觉得这个工作应该由政府来解决。 张世顺(济南二机床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需要国家投入大 量资金,出台一些积极的财政政策,鼓励企业进行创新。比如要资助 一些领域的研究,在德国和日本都是免税的。现在创新大部分以国家 投入为主,民间的投资氛围没有调动起来,像德国资助一个领域的研 究不仅免税,而且对这个领域的资助是长期的。 崔志成(北京第一机床厂厂长):我感觉企业和企业之间的差距 显现出来的是国家和国家政策之间的差距。有时候我们难以得到一些 国外技术,阻力不是来自于企业,而是来自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我 国的政府、行业协会也应该有义务、有责任保护我们的企业健康发展。 陈华贵(浙江台州机床工具行业协会会长):协会计划搭建一个 平台,成立一个交易中心,这种形式政府也很支持,同时我们还将鼓 励企业用国产设备,鼓励企业提高产品档次。协会还将通过调研,拿 出一些可行性的数据,为企业提供服务。

问题三

关键功能部件制造能力掣肘行业发展

  集中反映:我国机床企业缺少关键功能部件制造能力,这不仅仅 是技术问题,还是一个体制创新的问题。不论是政府的支持,还是研 发机构的发展,行业发展的重担最后还是要落到企业的肩膀上。 高粱(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我认为,一个成功 的技术需要来自各行业的协同合作。目前,同等企业整合很难,如果 这种产业做不强做不大,单个企业做强很难。日本机床行业分工明确, 主机厂就是主机厂,有的企业就是做产品的,有的企业专搞研发,包 括大件都是让其他的企业做,更别说小的零部件。这种企业之间长期 合作的机制我们现在还做不到,国内机床产业链上下游应该团结起来, 企业之间要搞好分工协作,优化产业组织。 关锡友:对我们企业影响非常大的技术有几个方面:一是数字化 的设计技术和世界水平有差距。二是核心功能部件落后,国内有时候 需求量很大,供不上货。现在整个数控机床的单元技术几乎都体现在 部件上,核心功能部件制约着行业发展,又受到国外技术严重的制约。 三是机电一体化不到位。这涉及到一些基础共性,比如我们数字化样 机和数字化模型的数学模型的建立,以及各种参数和机电优化的研究, 如果没有大量的研究作为基础的话,内在品质很难提升。四是实验研 究和优化方面的技术落后。机床产业向高精方面发展,需要加快对产 品的升级换代。机床的内在品质,比如动态的性能、加工方法、程序 编制的方式方法由于装置的变化都产生特殊的变化。 郭锐锋(中科院沈阳计算技术研究所副所长):国内中高档数控 系统和数控主机两者之间还没有形成全面的配套关系,同时在数控机 床的其他配套数控功能部件方面,如高性能伺服驱动单元、主轴驱动 单元、定位检测部件等技术和产品方面还没有形成产业化规模,没有 形成配套的产业聚集,缺乏提供成套技术及产品和提供整体解决方案 的能力。我们面临的问题有两方面:一是技术创新;二是技术产业化。 这也是中国的数控产业面临的共同问题。 于德海:首先是一些外国企业挖走了我们的一些人才,而这些人 才在外企中虽然拿着高薪,却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技术人员。很多国际 大企业就是将人才挖走,来阻断我国对研发人员的培养。此外,企业 联合技术开发也有一定的难度,有的研究成果出来以后也并不能实现 完全共享,这需要重视知识产权的问题。为了鼓励技术创新,应该在 社会上建立起一种尊重知识产权的氛围。 王跃宏(齐齐哈尔第二机床集团总工程师):国内缺乏机床行业 高层次的人才,特别是精通外语的专业型人才,能不能组织一些培训, 根据国际发展的需要,进行专业的培训。此外,国内在工艺研究和检 测手段上有待提高。从这几年国际市场产品的走向看,工艺研究也是 制约发展高档数控机床的主要方面。 张世顺:在立足自主创新的基础上,合理利用共性技术,研究国 外先进同行的共性技术分享机制,避免“我们干活、人家挣钱”这种 局面。 娄晓钟(齐重数控装备股份公司副总工程师):共性技术并不等 于共享技术,不可能说所有的技术都是白拿。改变过去传统的办法, 以激励的方式,能够得到长期、延续的支持,特别是重点支持数控机 床企业、数控系统企业、数控关键功能部件的企业以及国家工程中心、 国家工程实验室等国家创新体系的建设。 黄付中(大连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设计师):我公司机床行业技术如果想在2010年达到世界一流水平,需要招聘30到50名外国的专家,或把大量的设计人员派到国外去学习。通过这个途径,能大大加快自主研发的步伐。大连机床集团主机和功能部件的共性技术是数控机床与基础制造装备及功能部件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技术基础,对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并实现原始创新起到重要作用。同时,提出了发展高端数控机床需要的十大共性技术的需求。

拓展阅读
产品推荐